Times Heterotopia Trilogy III - The Man Who Never Threw Anything Away

January 8 – March 26, 2017

Participating Artists: 44 Theatre, Yin-Ju Chen, DuanJianyu, Geng Jianyi,
Ha Bik Chuen (Leo Chen asResearch Curator ), Huang Xiaopeng, Liu Chuang, Luo Jr-Shin, Tang Kwok Hin, Wang Jianwei, YanXing, Yang Yuanyuan, Yip Kin Bon

Curated by: Nikita Yingqian Cai
Venue: Times Museum

----

时代异托邦三部曲之III
从不扔东西的人

2017年1月8日 - 3月26日

参展艺术家:44剧场、陈滢如、段建宇、耿建翌、夏碧泉(研究策展人:陈立)、黄小鹏、刘窗、罗智信、邓国骞、汪建伟、鄢醒、杨圆圆、叶建邦

策展人:蔡影茜

地點:時代美術館




【 罗智信采访(用于《从不扔东西的人》场刊)】


1.你在作品当中经常使用现成品,但与杜尚联系在一起的“现成品”概念已经成为了艺术史的权威,这个概念对你来说还有创造力吗?

A:使用現成物創作的確很容易讓人聯想至杜尚,但經過將近一個世紀,自小便斗出現於大眾的目光之前以來,對於現成物的探索與演進也發掘出許多當代的內容與詮釋。物件的使用漸漸是普遍的、習以為常的,它們不再是對於美的嘲諷或是揶揄,而往往是歌頌俗世的美,並提醒觀眾:當離開了美術館或是藝廊,回到日常,你看那些尋常物件的眼光也許再也不同。

2.你2014年在台南做的题为“摄影/雕塑”的个展很有意思,能介绍一下吗?

A:那個展覽標題很直白的陳述我兩個同樣感興趣的主題與媒材。這兩種媒介我並行演練了幾年的時間,雖然我明確知道他們之間的關連性,但始終兩者還是處於一個斷裂的狀態。直到2013年,我有個機會在東京駐留了三個月,在那段時間裡我拍了好多照片,回頭檢視它們的時候,發現透過那些影像,我所企圖捕捉的其實就是那些「現成的」街頭雕塑。它們經常是功能性的,卻溢發出功能性以外,成為雕塑的特質與可能性。我將那些影像帶回工作室,去除功能性之後製做了許多雕塑,我把那些影像與三維的物件並陳與交揉,那些照片像是一扇窗口,暗示了另外一個原生空間的存在。

3.你的作品有着雕塑的特质,但却不是静止的,似乎不同概念在各种媒介和空间中找到了临时的落脚点,它们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流动起来。所以观众是可以任何方式去进入或理解你的作品吗?

A:很感謝你提到了這問題,因為那是我一直企圖在處理的主題之一,我試圖捕捉某種動態,像是日常中的瞬間、錯視與誤讀,或是蘊含於物件中的「純粹的動能」,那動能可能來自材料的不穩定性,或是透過裝置技巧所傳遞出的中介特質,即它們此刻雖然靜止,但不是停滯的,表達出維持於某種張力下的平衡,或是一種瞬間的凝結。

4.“漂流城市”你之前在不同的空间和美术馆也实施过,前几次的经验有什么不同,给你的创作带来什么意外没有?

A:現地製作每一次幾乎都可以視為新的創作,尤其“漂流城市”這件作品又是一個特殊的情形,它需要呼應發生場域的空間特質、物件、氛圍甚至是空氣中的濕度。這種創作方式非常需要即刻的應變以面對各種突發狀況,保持彈性是最重要的功課。幾次經驗之後發現,意外才是過程中最可貴的部分,困頓往往帶來靈機一動,迫使轉換個角度去回視所經歷的過程,直接和材料對話,經常是最直接且真誠的表達。

5.你在时代美术馆的讲座里提到“想要和朋友分享一件作品,不管是看过、听过或是书上读到的,总之那件作品不在眼前,手边也没有任何图片或参考数据,唯一能够使用的方式就是用语言的方式重现那件作品。”请向我们也描述一件你喜欢的作品吧。

A:那作品應該算是件雕塑作品,但認識它的方式卻是透過一張照片,那就是一張草地的照片,草地中間(畫面中間)有一道線條,像是一條小徑通往未名的某處(至少在照片裡看不出來)。圖片通常伴隨著文字描述,描述藝術家的漫遊與無目的性。「他跳下火車,任意選了一塊無名地⋯⋯」。照片中看不見人影與動態,但人的活動與其時間性卻早已填滿整個想像。「你知道他花了多少時間來回的走嗎?」;「這片空地又即將花多少時間回到一切發生之前?彷彿沒有人曾經來過。」
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HTTP_ACCEPT_LANGUAGE in /home/content/49/7775749/html/luojrshin/ndxz-studio/lib/statistics.php on line 56